哈尔滨碎尸案回顾:猎杀10名陪侍女发小警察千里追凶

哈尔滨碎尸案回顾:猎杀10名陪侍女发小警察千里追凶

时间:2022-09-11 11:48:12 作者:雷竞技官方网页版 来源:RAY竞技网站

  哈尔滨绞肉机碎尸案是当年轰动全国的特大刑事案件,罪犯的残忍程度与反侦查能力在新中国成立以来首屈一指。勾起了无数知名侦探的强烈侦办欲望;当地警方历时二十余年持续追凶,四名嫌犯连同家族人员却在一夜之间

产品详细

  哈尔滨绞肉机碎尸案是当年轰动全国的特大刑事案件,罪犯的残忍程度与反侦查能力在新中国成立以来首屈一指。勾起了无数知名侦探的强烈侦办欲望;当地警方历时二十余年持续追凶,四名嫌犯连同家族人员却在一夜之间“人间蒸发”,从此杳无音讯。

  好在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,特意安排了许建国这么一个角色。作为罪犯的老同学兼发小,许建国因一次偶然的机遇接触到这起案子,并一举捣毁了该犯罪团伙。

  该团伙主要有四名成员,分别是杨树彬、张玉良、吴宏业、戢红杰。其中,杨树彬是该团队的绝对核心领导,团队每次作案都必须由他无条件统一指挥,每个细节都由他严格把控。

  杨树彬从小就不务正业,20岁时拜了当地一个老大“关胖子”为大哥,成天干打架斗殴的事。没几年时间,他已经从昔日的小弟摇身一变,道上人人都尊称他一声“发哥”。

  有了名气以后,行事也愈发飘了;1993年,其伙同刘卫军、李江涛在哈尔滨打架斗殴,杀死一人,捅伤两人。案发后刘、李二人落网,杨树彬开始过上了潜逃生活。

  1998年,潜逃途中,杨树彬又伙同王世波劫持一名女性抢夺10万元,后王世波落网,杨树彬则继续潜逃。

  如此频繁地逃脱,使得杨树彬的侥幸心理增强,他打算干大买卖,但考虑到留活口容易暴露,于是下定决心,以后作案绝不留下活口……

  恰在此时,被同居女友骗光钱财的张玉良碰上了杨树彬,当时张玉良情绪非常低落。在得知其遭遇后,杨树彬邀他一起发财。

  吴宏业是杨树彬的朋友,因长期不务正业,早已妻离子散,杨树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

  戢红杰是杨树彬的女友,也是个苦命女人,由于幼年丧母,家庭贫穷,16岁失足沦为陪侍女,赚了钱大部分用于供养家中父亲和给弟弟读书。

  因为他把作案对象定为陪侍女;一则这类人都比较有钱;二则这类人都是外来流动人员,失踪了也不会有人报警;三则这类人比较好接触;对这类人下手最容易成功,而且最不容易暴露。

  杨树彬心思缜密,反侦查能力极强。同样具备超强反侦查能力的,还有另一成员张玉良。两人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狠角色,心机很重,善于思考;

  不同的是,杨树彬眉宇间时刻透露着些许杀气,让人看着有些害怕;张玉良的言谈举止则温文尔雅,斯文大方,非常懂礼貌,看上去倒像是一个有文化底蕴很好接触的人。单看外表很难将他跟罪犯联系在一起。

  这两人走到一起,简直成了天才的犯罪搭档。每一次作案,杨树彬都会制定一套非常精密的计划,并由张玉良提出建议,最后再由杨树彬拍板决定。

  通常由杨树彬扮演大款的形象,其他人则在一旁极力附和,不断吹捧,利用出手阔绰的方式诱惑那些失足女主动对他投怀送抱,……比如给两倍的出台费,比如购买礼物等方式……

  在租房方面,必须安排在高档小区,这样才符合大款的身份。浴室内必须有浴盆等设备,方便肢解。

  绝不能用刀斧砍,因为噪音太大会惊动邻居,骨骼要用钳子剪断。碎尸后,先要将尸块与头部扔进锅里煮了,然后再用绞肉机绞碎冲入下水道里。因为那样才不会散发出血腥味……

  到银行取钱的时候,必须佩戴能遮挡脸部的帽子,避免被摄像头记录;甚至连挑选手机号码这样的小事,都要由杨树彬拍板决定,必须使用尾号为888、777的号码,图个吉利。

  正是因为杨树彬的严格要求,才使得这几起案子“天衣无缝“,直到犯罪团伙落网以后,警方才从杨树彬口中得知,原来另外5起悬案也是他做下的。

  1999年,杨树彬与张玉良将一名陪侍女骗至深圳市罗湖区,抢劫得10万元后,勒颈致其死亡并分尸抛尸。

  2000年,杨树彬、张玉良、戢红杰诱骗两名陪侍女至深圳市罗湖区一出租屋内,抢劫50万元后行凶。

  2002年,杨树彬、张玉良和吴宏业将两名女子骗至深圳市罗湖区一出租屋内,抢得10万元后行凶。

  2002年9月,杨树彬等人将两名女子骗至吉林市船营区一出租屋内,抢得16万元并行凶。【吉林案】

  2003年,杨树彬等人将两名女子骗至浙江台州一出租屋内,抢得16万元后行凶。

  2002年9月11日,这一天,杨树彬到死都还记得,因为这是他的罪恶被层层剥开的起点。

  小区的下水道突然被堵住了,工作人员打开一看,里面竟是油腻腻的肉馅,还传出阵阵恶臭。

  好奇的住户都围了过来,其中最多的声音就是抱怨,“究竟谁这么缺德,将肉馅往下水道里扔……”

  大部分人并没有意识到那些所谓的“肉馅”其实是被绞碎了的人肉。只有少数机警的人察觉异常,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  围观群众中有两人却心知肚明,虽然他们嘴上也不断地跟着这些人随声附和,讨论,分析,……甚至还假装骂上几句。

  但两人心里比谁都清楚,这些肉馅正是他们昨天夜里绞碎了的人肉。趁着警察还未赶到时,得赶紧回去叫上吴宏业与戢红杰收拾东西离开。

  短短几分钟,四人先后出门了。在楼道里,张玉良还碰到邻居了,非常热情地打了招呼,跟着嘴里一边抱怨着下水道事件,一边脚底抹油离开了。

  警方赶至现场时,对“肉馅”进行了取样鉴定,证实是被肢解了的人体。显然有人行凶碎尸后利用下水道抛尸。

  警方立即封锁楼道,组织地毯式排查。很快,在顶楼的一间出租屋内,办案民警找到了答案,因为屋里还有两具未处理完的尸体,证实死者为两名女性,随后证实为两名陪侍女。

  但彼时,租住这间房屋的四名嫌疑人杨树彬、张玉良、吴宏业和戢红杰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经过调查,警方初步掌握,杨树彬等人利用大款的身份诱惑陪侍女上钩,随后抢劫杀人。

  但追捕工作开展并不顺利,杨树彬等四名嫌疑人连同亲属竟集体从地球上“消失”了……

  事情败露后,杨树彬等人连夜召集亲属逃跑,一边逃跑,一边暗中找人运作,打算落户到包头。

  且到浙江期间,几人还连续作案两起,最后逃至包头,并很快办理了包头的落户手续。

  从此,世上再无杨树彬、张玉良、吴宏业、戢红杰;只有王学礼、王学国、王华炎与马海燕;其他亲属也都改名落户在这里。

  杨树彬(王学礼)还跟戢红杰(马海燕)结了婚,婚后育有一名孩子,戢红杰的父母跟他们住在一块。

  杨树彬的母亲跟弟弟住在另一小区。杨树彬生意越做越大,经营着两家台球厅和一个足道馆,其弟弟帮他管理生意上的事。

  张玉良(王学国)经营着一家“康滋”医疗床垫店,兼售手机充值卡,且距离杨树彬的足道馆很近。也与一名女子结婚组成了家庭,还育有一名女儿。

  吴宏业(王华炎)做倒腾煤炭的生意,与一名女子及女子与前夫的一儿一女同居生活。

  三人从此以堂兄弟示人,但私底下不准有来往,相互不能联系。不乘坐飞机,不住酒店,不准泄露指纹信息……几人时刻小心翼翼。

  哪知,尽管改名换姓,尽管处处小心提防。人算却不如天算,杨树彬万万没料到,他还有一个昔日住同一个小区的同班同学兼发小,是干警察工作的。

  昔日的发小竟变身杀人狂魔,这让许建国又诧异又愤怒,加之杨树彬等人作案手段非常残忍,且作案后嫌疑人与亲属集体“消失”,过程离奇,进一步勾起了许建国的破案欲望。

  很快,一则包头的户籍迁入记录信息引起了许建国的注意,许建国发现,有十几个人是一块迁入的,其中必有蹊跷。

  对比这些人的信息时,许建国进一步发现,其中有四人跟吉林案中的四名嫌疑人非常相似。

  许建国等人连日出发,到包头暗中开展工作,并确定了四人就是当年吉林案的四名逃犯。

  为了不打草惊蛇,在包头警方的协助下,许建国等人分为四个小组严密布控,分别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将四名嫌疑人抓捕归案。

  当天晚上,杨树彬等人被押上了返回哈尔滨的车内,30小时后,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犯罪的起点哈尔滨街头。

  目前,该案已经审判完毕,且杨树彬与张玉良已经被执行死刑。吴宏业被判刑后死亡。戢红杰此前也已量刑。


上一篇: 东部“绞肉机”正式诞生:篮网、雄鹿、76人都是大咖

下一篇: 【绞肉机百科】绞肉机的操作流程 家庭怎么选购